填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填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关闭中小煤矿温州煤商资金能否回流浙江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41:03 阅读: 来源:填料厂家

山西关闭中小煤矿温州煤商资金能否回流浙江

温州煤商资金能否回流浙江?

核心提示

自去年9月以来,山西煤矿安全大整治、资源整合和资源税改革,令投资年产量9万吨以下小煤矿的温州商人举步维艰。据知情人士透露,现在山西煤矿还没有大面积复产,困局中的温州煤商只能坐以静待。

1月16日,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又下发紧急通知,通报10省市在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工作进程缓慢,其中对于山西关闭和吊证的矿井数量不足计划的三分之一给予了严厉批评。通知还要求各级煤炭行业管理部门要加快工作进度,绝不允许拖延推诿、消极等待。

就记者目前掌握的资料显示:虽然温州煤商在山西还没有出现外界所传大规模“挥泪撤晋”的局面,但处境艰难已成定局,大多由于投资过大而被套牢。撤离,似乎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那么,困局中的温州煤商出路何在?

“关闭煤矿计划”让温州煤商遭遇严冬

随着年关的临近,山西的浙江煤商也开始感受到严冬的寒冷。

“资源过度开采与浪费,环境恶化,事故频发,煤老板一夜暴富后引发的种种不良社会问题……让山西不得不重新定位煤炭业发展方向,用10年时间淘汰全部小煤窑。”一位多年从事煤矿安全监管的官员如是说。

在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最新确定的年底前关闭4000个煤矿计划中,仅山西就承诺关闭1200个。这无疑更让温州煤商产生了危机感。

据山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透露,去年8月底,该局拟定了一个1700多个矿井进行停产整顿的名单。温州煤商投资的矿井大都在停产整顿范围之中。

“温州炒煤团集体撤离山西”的消息迅速在外界传播。

在这一背景下,记者拨通了山西省中小矿山井巷企业联合会主任阎敏才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出阎敏才正在犹豫如何拒绝采访,“是不是想了解关于温州煤商的情况?这个情况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实在不想再多讲了。”

在电话里,阎敏才竭力想使记者相信,温州煤商遭遇生存危机“那是没影的事”,温州乃至浙江的大多数投资者目前情况良好,“山西准备关停30%煤矿,并淘汰重点产煤县年产量9万吨以下的矿井,这些规定对大多数温州投资者影响并不大,绝大多数温州煤商目前并未离开山西,目前没有大规模撤离的情况。”

但这一切并不能掩饰阎敏才目前尴尬处境。

2004年12月,在山西省中小矿山井巷企业联合会成立前后,阎敏才曾激动地向每位来访的记者描绘,“在山西任何一个产煤市县,基本都活跃着温州煤商的身影。我们协会举行成立大会时,国贸大厦下面是清一色的奔驰、宝马。”

一年后,当2005年12月15日,在联合会周年庆典时,相关人士透露,参加庆典的只有寥寥数人,且“与其说是庆典,不如说是诉苦会。”1月18日,山西省浙江企业联合会的秘书长金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山西省煤炭工业局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温州商人承包的矿井,基本产能都在9万吨以下。这一点也得到了金松的证实,“从山西省政府的政策来看,浙江人承包的煤矿百分之七八十,或者说80%以上都是属于要淘汰的范围。”

这些数据也使得阎敏才不得不承认,山西的措施对温州煤商的影响是巨大的,“去年,协会办公室里不断地人来人往,特别热闹;但现在,好几天也没个人来。”阎敏才在电话里的语气显得颇为失落。

温州煤商撤离山西只是时间问题

从记者手头上掌握的资料来看,温州煤商目前的确还没有大规模撤离,但是从现实情况来看,温州煤商的撤退似乎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1月16日,记者拨通山西原平市官地乡矾土坡煤矿投资者王积千的电话,他说自己的煤矿已经转让了,“自从宁武县一家煤矿出了安全事故后,我就撤资了。”而王积千投资500万的另外一个煤矿——原平市长梁沟红土背煤矿目前正在停产整顿。

而另一位浙江煤商——宁武县煤矿投资者张有炎在接到记者电话时则连连叫苦:“现在的煤矿干不成了,都在整顿之中,亏损又大,听说还要加大整治力度。”

浙江省经济协作办去年所作的一份《关于温州民营企业在山西省投资兴办煤矿有关情况的调研报告》显示,山西省原平市长梁沟矿区共有62个中小煤矿,其中就有59家煤矿曾被温州商人承包。张有炎说:“目前原平的浙江老板不少人已经退出去了。”

山西省浙江企业联合会秘书长金松对记者说,即使不是所有人都已经撤资,但是绝大多数人现在已经陷入了困境,“去年初,山西煤矿被炒起来以后,又新来了一批人(浙江商人),他们是非常亏的,大部分资金都被套死了,数量很大,几乎山西每个县都有。”金松说:还没有从煤矿中撤资的正是这一批温州煤商,他们很多人连投入的资金都拿不回,回报更不用说,所以现在处境非常困难,想撤资都不可能。

56岁的郑昌健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称,他前后筹资2000余万元,在浑源县共投资了3座煤矿,都是在山西明令关停范围内的矿井,现在两座矿井处于停顿整治之中,亏损已达600余万。郑昌健说,他现在想撤出资金都为时已晚,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政府能够让他合理撤资,减少部分损失,“今年春节都不敢回家过年了,我投进煤矿中的大部分资金都是亲戚朋友帮忙筹措的,现在被套牢了,怎么回去呢?”

郑昌健说,在浑源县很多温州投资者都遭遇了自己的这种困境。由于浑源县的煤炭属“窝煤”,大规模开采几乎不具有任何价值,在该县存在的40余个矿井中,仅有8个矿井仍然可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生存。

“现在你去大同、长治看看,宾馆里住的都是温州的煤商,大家都窝在宾馆里打牌,都是一筹莫展。”金松对记者说。今年元旦前后,他从太原去了一趟长治,见到了很多陷入困境的温州煤商,大家除了诉苦,还是诉苦。

金松介绍说:“去年上半年大量温州商人蜂拥来到山西,我就跟很多人打过招呼,能撤出来的早点撤。”现在还有很多温州煤商没有主动撤离,主要原因是希望政府能够出面对他们的损失予以补偿。在他们看来,上千万元的投资顷刻化为泡影是不能接受的,需要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但是,现在看来要躲过这一关是很难的,大的政策(关停一批中小煤矿)是不会变化了。”

我省将引导浙商资金回流

就在温州煤商为了如何从山西的困局中抽身而苦苦挣扎时,一个利好消息似乎让他们看到了一线希望。1月12日,浙江省政府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盛大的“推进结构调整重大项目推介签约大会”,向全国各地推介总投资达到1031亿元的387个大型项目。

1月17日,刚从北京招商回来的省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合作处处长吴永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这次的高调“招商引内资”,表明引进内资将成为今年省政府工作的一个重点。

“去年底,省政府还专门成立了‘引进内资工作领导办公室’,负责统筹引进内资工作,这项工作被称作‘国内引进工作’,其中就包括了浙商回归的内容,对于浙江本省丰富的资本优势,省政府也特别关注和考虑过。”

吴永平对记者说,温州煤商目前在山西所遭遇到的困境,政府已经有很多了解,只是目前煤商还尚未与政府有过接洽。对于在外投资的浙商,如果能够把资金转而回流浙江,政府还是希望能够将其吸引回来的。“今年6月,省政府准备启动一个‘浙商回归’工程,目前前期工作正在开展之中,届时将把所有在外的商会负责人请回来考察、签约,给予一定政策上的鼓励和支持。”

对于这样一个好消息,众多煤商向记者表示令人非常振奋。但山西省浙江企业联合会秘书长金松同时也表示了他的忧虑,“大多数煤商都是在山西干了很多年的,突然换个环境可能很吃力,因为重新换个地方打天下是很艰难的,但是这一消息还是很鼓舞人心的,至少是一条出路。”

金松表示,即使到时候山西的温州煤商不能把资金撤回浙江,也可以在山西进行整合,搞一些大的煤矿,然后将煤炭运回浙江,而能源对于正在打造“先进制造业大省”的浙江来说,一样非常重要。

<

巨乳御姐

性感图片

美女翘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