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填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财11周年创新100洪泰基金盛希泰放弃没有狼性的创业者

发布时间:2020-01-14 20:05:54 阅读: 来源:填料厂家

在盛希泰的世界里,狼性是一个极度的显性基因。对于想拿到洪泰基金投资的创业者,如果一眼看不到他们的狼性,这位洪泰基金的创始人,多数时候会作罢。

“昆仑决”是盛希泰投资的第一个早期项目,这项迸发着雄性荷尔蒙的赛事成为首个在全球直播的中国搏击赛事,电视收视超过2亿人次。

盛本人是拳击的狂热分子,首体大院内来往的人们经常会看见他和教练对打的身影。对于经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的他来说,拳击是其保持狼性状态的一种方式。

11月末,洪泰基金成立一周年,其间,他们投下了50多个项目,整体基金规模超过10亿元人民币。50多个项目涉及消费、金融、医疗、B2B等多个方面,对于盛希泰来说,这一年是他急速蜕变的一年。

无路可退便有路

在热热闹闹的创业潮中,洪泰基金的动静闹得很大。去年11月末成立,给人的感觉却像是“成立五六年了”。两位创始人,俞敏洪和盛希泰,会在一切合适的场子里极力推广洪泰基金及其投资项目。

俞敏洪很适应这样的传播方式,但盛希泰刚开始时却有些焦虑。三年前,盛希泰从华泰联合证券离开,就在业界揣测他下一步将去哪家证券公司之时,他开始以个人名义投资一些早期项目。陆续尝试了三年之后,2014年末,正式和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一起开帮立派,两人作为创始合伙人,成立洪泰基金。

当时的成立仪式上,游走金融圈多年的盛希泰面对数以千计的创业者和媒体,有些不知所措。好在,他手里的高端资源足够丰富,洪泰首期基金3.3亿规模的背后,是牛根生、王中军、王玉锁这些“镶钻金主”。不过,一年之后,再谈及首期基金的募集时,他笑说,那个时候大佬们投钱基本是抱着“随份子”的心态。

投钱给没有天使投资实战经验的俞敏洪以及还是新手的盛希泰,两人往日的名声几乎起了决定性作用。可这并不能长久,盛希泰深知这一点,他压力很大。

之前所做的PE投资和投行业务,和天使投资中间隔着一条“东非大峡谷”。在这一年当中,盛希泰的拼命程度比过去十年加在一起更甚。

对于试图跨过大峡谷的盛希泰来说,这是一次对未来的抉择,他说自己一旦失败将无路可退。

“做PE的时候,我是一路平步青云走过来的,很年轻的时候就获得了高职位。这是个包袱。”现在,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少帅需要做一些“以前我的助理的助理才会去做的事”,比如办公室装修时换灯泡,比如跟一群80后、90后成天混在一起。

换掉长衫穿上马褂后的盛希泰需要时刻保持着战斗状态。为了更加接地气一些,他让团队和创业者都称呼他“泰哥”,还让大家不要叫俞敏洪“俞老师”,也称“洪哥”。不少媒体人私下交流,“哥”这个称谓放在盛希泰身上恰如其分,放在外表斯斯文文的俞敏洪身上却总觉得别扭。

不过,对于洪泰基金来说,这却是主动向创业者走近的第一步。

殷鹏是洪泰基金高级投资经理,他在洪泰的公众号上分享了一篇自己的作息时间表以及天使投资人在做什么的文章,阅读量逼近3万。从作息表中可以看到,从早上七点半出门,到凌晨一点半回家,中间的时间,这位投资经理安排得满满当当。

人人都想窥探这个多金的世界。除了市场、商业逻辑等大的原则外,在某种程度上,投资经理本人以及基金老大的好恶决定着一个创业项目是否能得到基金的青睐。

殷鹏就曾经为了一个项目与盛希泰“叫板”。这是一个做烘焙的创业项目,创始人在盛希泰看来“没有表现出狼性”,且市场相对小众。盛希泰总是会在看项目的时候带入PE思维模式——能不能做大,能不能上市。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初创项目,又看似四平八稳,能走到上市那一步吗?没有人能打包票。

被否定了之后,殷鹏决定再次争取。事实上,在PE少帅时代的盛希泰绝对强势,几乎不会推翻自己的决定。但现在,他开始慢慢改变自己性格的一部分,“或许是我没有看到创业者心中的狼性吧”,最终,这个烘焙项目拿到了洪泰的天使投资。

自律是一种习惯

洪泰做天使有几条铁律:不投人情项目,即使是LP找过来的也不行;不投估值超过1亿的项目,即使它马上就可以上市了。

“熟人来托,我也纠结,哎,但最后还是觉得不能打破底线,天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呢?”盛希泰说,水平的参差不齐是可以原谅的,但最可怕的是道德风险,自律应该成为一种习惯。

洪泰也曾因此错过好项目,得罪老朋友。但世间之事,往往逃不出这个平衡:有失才会有得。现在,洪泰已经确立新消费、医疗健康、新金融为三大重点投资领域。

之所以看重新消费领域,盛希泰说,现在90后思维模式非常不一样,消费领域包括体育、文化、传媒、娱乐,都会非常有前景。在医疗健康领域,洪泰此前投资了e陪诊等项目。盛希泰认为,在我国,医疗其实是一个很遗憾的领域,多少年来中国的医疗环境并没有太大的改善。如何能让医疗变得更加便捷,这个环节的市场空间无限大。而新金融无疑是盛希泰最擅长的领域,他认为,凡是能够改造银行,把资金的供需双方打通的细分领域都是有机会的。

技术创新领域是洪泰关注的另一个焦点。一年来,洪泰已经在新材料、新能源、生命科技、医疗健康、智能硬件等多方面布局。

在盛希泰看来,上述领域的技术创新是会对中国经济转型产生重大影响的。首先,中国是能源短缺的国家,在传统能源的供需矛盾凸显之后,新能源新材料的应用将是一个大的机遇。其次,生命科技和医疗健康也是一个创新意义巨大的领域,中国人口多,医疗基础薄弱,这项技术的发展对中国人口素质的提高有很大帮助。第三,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IT技术,是每个国家都在抓取的,对中国尤其重要,我们在这个领域是有可能弯道超车的。

“科技创新是核心,只有科技起来了,中国才能真正赶超其他发达国家。”盛希泰说道,洪泰投技术类项目时,首先看技术是否尖端,再看未来是否能大规模产业化。

“在大学的实验室里,有很多技术含量高的项目,由于缺少落地的资源,很难产业化,只能埋没在实验室里。这是多么遗憾的事。”他感慨道。

这些遗憾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投资机会。一年来,从投资后端跨越到前端的盛希泰,一路上领略了这个圈子的繁华热闹,也见识到了敌友之间的爱恨情仇。

最近让盛希泰感慨万分的是互联网领域的大合并,“滴滴和快的合并、美团和点评合并之后,这两个赛道里哪还有机会呢?”在深谙后端投资之道的盛希泰看来,一个项目但凡投到了BAT的后面,肯定就没机会了,BAT给投资人带来的是窒息性的压迫感,对整个投资格局的改变有非常大的影响。而携程和去哪儿的合并,令他担心的是对创业精神的抹杀。

不过,天生狼性的盛希泰并不会就此胆怯,“有些领域BAT还顾不到,特别是在早期投资领域,这是我们的机会。”除了早期基金,洪泰现在还涉足了成长型基金、新三板基金、创新空间孵化器等领域,整体基金规模超过10亿元。

洪泰位于首体大院僻静的办公室,鲜少有外人能探寻到,也使得洪泰的投资人们能在闹市中攫取一片难得的清静之地。院里放置了一面大的铜锣,来往的客人走过时总会看它几眼,据说它是整个宅子风水的重要部分。投资人的理想、冲突、蜕变、焦虑在它面前用力交织着,期待着未来有一天,自己当年种下的一颗种子能长成参天大树。

挂号服务平台

网上预约挂号

挂号服务平台

就医挂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