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填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加工企业70以上的大米加工企业停工秃序海桐

发布时间:2020-10-19 02:18:22 阅读: 来源:填料厂家

加工企业:70%以上的大米加工企业停工

一个多月前,《南方日报》以“湖南问题大米流向广东餐桌”为题,报道了湖南镉超标大米进入广东市场的消息。该报道称,2009年深圳市粮食集团有限公司从湖南采购上万吨大米,经检验,该批大米质量不合格,重金属镉含量超标。但这批大米近日被发现流入广东市场。广东是湖南重要的大米输出地。消息传出后广东市场开始拒收产自湖南的大米,这给湖南大米加工企业带来巨大影响,最严重的地方甚至有70%以上的大米加工企业停工。来看记者的调查。

4月初,记者来到了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的兰溪镇,这里是湖南省最大的大米加工集散地,也是全国十大大米加工基地,兰溪镇上聚集着200多家大米加工企业。彭佑林是一家米业公司的老板,记者找到他时,他正在组织工人,将刚刚从广东退回来的大米搬到仓库。湖南省益阳市佑林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彭佑林告诉记者,都在说湖南的米超标,导致了这里大米不销,自己的货退回来了许多。

彭佑林工厂的大米有80%销往广东、福建,对于彭佑林来说,现在不仅是卖出去的大米被退回,他的工厂最近一个月几乎处于停工状态。彭佑林说:“我们原来一天的话,可以生产到120吨,最少的话也是生产40吨到50吨,现在的话就生产到10吨,3天两天生产一次,就这样的。”彭佑林的工厂年加工大米约2万吨,在当地属于中等规模。这里是彭佑林工厂其中的一个生产车间,半间屋子堆放的都是去年收购上来的稻子,从机器上的灰尘看得出已经停工多日。彭佑林告诉记者,他现在最大的压力是仓库里的3000多吨稻谷,收购这批稻谷他从银行贷了1000万元的贷款,每个月光是利息就要七八万元,再加上工人工资、仓储和管理费用,他的工厂现在一个月要净亏15万元。

彭佑林带记者来到了他存放稻谷的仓库,这满满一仓库稻子,还仅仅是彭佑林库存的一半。彭佑林告诉记者,他现在着急的不光是一个月10多万元的亏损,如果到了5月份,他的大米还是买不出去,库存的3000吨稻谷肯定会变质,到时亏损会更严重。对彭佑林来说,这三千吨稻子一旦变质,就只能当饲料卖。彭佑林说:“我们稻谷平均价格是三千块钱一吨,如果要(当饲料)卖出去的话,就卖到2000块钱一吨,还很难,卖两千块一吨,如果在4月份还解决不了的话,我的亏损至少在300万以上。”

在兰溪镇,日子难过的不仅仅是彭佑林,记者随机走访了几家米厂,大多处在停工状态。老板们告诉记者,以往这里是人来车往,异常拥挤,但现在要冷清得多。都停业了,工人们都回家休息了,没事情做。

湖南省益阳市大金鹰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正生告诉记者,前三个月还有个加工零碎的搞了几十吨米。现在干脆都停了。曹正生是这家米厂的老板,同时还是兰溪镇粮食协会的会长,他告诉记者,做了20多年的大米加工生意,今年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原来的老主顾都不要了,即使是照顾一下生意都不行,基本都说湖南大米,他怎么敢要,那个客户没有人买米。

佳佳米业是兰溪镇上最大的大米加工企业之一,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工厂现在产量也下降了30%以上,大米收购几乎停滞。记者了解到,不仅仅是大米加工,一些粮食流通企业现在日子也很艰难。湖南省粮食集团益阳粮库工作人员说:“我们是粮食集团,集团知道。现在就是要亏本把它搞出去,现在搞出去没有地方要,怎么搞。要是以往我们3月份,一个月两三千吨出去了。现在没有人要,要都没有人要。”

益阳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李新华告诉记者,对于兰溪镇的大米加工企业来说,目前市场形势已经到了十分严峻的地步。益阳市赫山区农业局局长李新华说:“目前整个粮食生产加工收购的情况来看,已经下降了70%到80%。但是现在靠乡镇、区靠市这一级很难解决这个问题。这个事情他是涉及范围比较广,尤其是报告,湖南是粮食产量大省,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影响太大了。”

事实上,受镉超标事件影响,还不仅仅是湖南益阳,在湖南常德等地,也都出现了大米加工企业停工现象。

常德市汉寿县也是湖南省水稻种植和加工聚集地,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里的加工企业也是处境艰难。常德市金穗优质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童晓华告诉记者,他的工厂是湖南省的产业化龙头企业,年生产能力是17万吨,但是目前他的三个厂区,都处在停工和半停工状态。童晓华告诉记者,今年铁定要亏损,如果形势继续恶化,下半年乃至明年的粮食加工都会受到影响。金穗优质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童晓华说:“往年这个时候忙着搞订单建设,今年农民种子收购合同是在30万亩左右,而现在来说我们农业来说,因为我们没有底气签这个合同,如果销不出省外,这个合同就不敢签。现在还不敢签,现在销不出去怎么办,农田谁来处理,给政府也会带来很大的包袱。今年到现在为止一亩都没有签。”

湖南金德米业有限公司也是汉寿县当地最大的大米加工企业之一,公司董事长苏俊德告诉记者,去年刚刚投资一千多万元改造生产线,但是他的米厂现在基本上处于停产状态。苏俊德告诉记者,省外销售不出去,省内市场必然饱和,就会导致大米价格下降,形成恶性循环。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无论是在益阳还是在常德等地,从三月份开始,大米价格已经出现了大幅下降。

成都人流多少钱

武汉治疗白癜风怎么样

成都九州医院科室列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