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填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名老板扔掉手机钱包徒步300公里思考人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13:16 阅读: 来源:填料厂家

舒俊和黎江

舒俊和黎江重新思考了一次人生,他们找到了想要的正能量吗?陌生人之间还有起码的互助和信任吗?

四天暴走黔渝路两老总思考人生

旅程

这是一次重温青春之旅,这是一次寻找正能量之旅。

30出头的舒俊和黎江分别在重庆两家广告公司当老总,别人眼中,他们事业有成。但是,这个月的一天,他们突然有了个想法,走一次,疯一把,找回曾经的自己。

于是,上周六的中午,他们瞒住了家人和员工,说走就走。

这次徒步旅程让黎江(左)、舒俊收获了许多艰辛和感动。 重庆晨报记者 王海 摄

9月8日,一辆“渝A”牌照的奔驰车由重庆出发,停在了渝黔高速的遵义路口,车上飞快地下来两人,一身运动装扮,先掏手机、钱包,再取下裤腰上的名牌皮带,一股脑地交给了车上的司机后,头也不回地走向了210国道。

4天,300多公里的行程,身无分文的两人想尽办法让自己回到重庆。30岁的舒俊和35岁的黎江说,这趟特殊的出走,是想找回曾经的自己,也希望以此证明人与人之间,还有起码的互助和信任。

这趟旅途,两个年轻的广告公司老总,跟巴神一样,也在思考着人生。

密谋从遵义走回重庆

重新思考人生

人生就像是一趟无法预知的旅途,30岁的舒俊和35岁的黎江,都在重庆的广告公司当老总,他俩的旅途,同样没有精心的准备,说走就走。9月6日,在渝中区的一家小餐馆,一瓶啤酒下肚的功夫,两人迅速敲定了行程:贵州遵义—重庆,全程不揣钱包手机,身无分文上路,但得想尽办法让自己有饭吃,最终走回重庆。当晚回家,舒俊和黎江轻描淡写地告诉家人,打算出去旅行。

第二天,回到公司,两人跟每天的大部分时间一样,接听、拨打了近60个电话安排业务,忙到晚上7点。两家公司挨在一起,经常一起办公。下班时,他们找来公司财务等人,几分钟后,从办公室里走出的员工们,一脸茫然,他们被告知,两个年轻的老总打算外出,但跟往常不同,啥时候能回来,是个未知数。此时,唯一的知情人,是33岁的公司驾驶员张红全。因为第二天,他得担负起把这两个老总“丢”到遵义高速路口的任务。

司机复杂的眼神中

两人身无分文上路

9月8日中午,渝黔高速上,一辆渝A牌照的奔驰车上路了,朝260多公里外的贵州遵义前进,车上3人,心情各异。黎江有点兴奋,对未知的旅途充满期待;舒俊有点沉默,思考着,这一路到底怎么熬回重庆。最忐忑的,则是驾驶员张红全。两个老板的想法,令33岁的他,觉得有点新鲜,但不能理解。

两人各自一个背包,里面就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和身份证。2个多小时后,这辆奔驰车在遵义高速路口停定。两人的一个行为,彻底让张红全断了劝说的念头:“他俩担心熬不住,会卖名牌皮带,干脆连皮带都解给我了。”

下午3点,在张红全有点复杂的眼神中,身无分文的舒俊和黎江,踏上了返回重庆的210国道。临行前,舒俊用手机发了条微博:“此刻发这条微博心情很沉重,因为我即将踏上生存体验的道路。10分钟后,我将没有钱、手机、银行卡,及任何能够卖到钱的东西。希望这次体验能够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有所收获,就让我神经病一回吧!如不能回来……”

第一股正能量

时间:8日晚上7点

地点:遵义高坪镇

路边守摊的女孩

给他们两个馒头

第五股正能量

时间:9日下午4点

地点:贵州桐梓县

洗车收稻谷赚钱

都有陌生人帮忙

走出600多米后,两人就遇上了旅途中第一次可以打工挣钱的机会,一家机械厂正在招工,但遗憾的是,他们还不符合对方的招聘条件,“按照规矩,招募的工人,工资得月结。”

徒步3个多小时后,终于抵达了高坪镇,黎江饿得双腿发软,高坪学校斜对面的一家馒头摊,成为他们的目标。硬着头皮,舒俊走到馒头摊,守摊的女孩16岁,扎个小辫,“小妹妹,我是重庆来你们这生存体验的,给我们两个馒头好吗?我的同伴已经饿得不行了……”女孩愣了一下,眼中闪过疑惑,但顺着舒俊的手指,她看到了此时已饿得蹲在地上的黎江,“好,我拿给你们!”女孩的干脆,倒让舒俊愣住了。

“热馒头卖没了,冷的可以吗?”拿着两个馒头出来时,女孩一脸歉意,舒俊说,消失了很久的感动情绪,这一刻,他找到了,“特别是我们离开时,小女孩在后面轻轻地问了一声‘两个馒头,你们够吗?’”

下午4点,进入桐梓县后,两人打算找工作了。走到城郊时,黎江遇到一家洗车场,主动向老板开出,每辆车只收3元提成的工资标准,老板听说是生存体验,勉强将其收下。

就在黎江冲洗第一辆车时,在洗车店老板的帮助下,舒俊也顺利在马路对面,找到个收谷子的活,两人隔着马路看着对方,先是觉得好笑,接着,就是股酸楚感。

“以前洗车,别人没弄干净,我看了就要说,但自己当了洗车工才晓得,不是人家洗得不认真,有些地方,是真的难洗。”黎江说,前后经手的8辆车,每次都被要求“返工”,后来还是在另一个洗车小兄弟的帮助下完成。

见不停被要求返工,车行老板不干了,于是,很不好意思地给黎江结了账,22元,对面的舒俊也收工了,收了3个小时的稻谷,满身灰尘的他,也赚到了人生中第一份小时工的工资:20元。

第二股正能量

时间:8日深夜11点

地点:遵义210国道

长安车司机停下来

搭他们一程

第六股正能量

时间:9日深夜11点半

地点:210国道72道拐

摩的司机老左

把他们快感动哭了

入夜后,两人继续沿着210国道前行,晚上9点,在路边的一个加水店,两人遇到了此行的第一次质疑声。“当时很多货车司机在加水,我们在那歇脚,后来大家就聊上了。”心直口快的黎江说,他们是身无分文体验生存的人,“一听我们说没钱还得赶路,大家立马就不开口了,感觉我们是骗子。”瞬间凝重起来的氛围,令黎江觉得有些受伤,随即离开。

又是半小时过去了,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国道上,两人越走越孤单,也越走越害怕,先是舒俊一脚踩到蛇,两人随后又被狗追得狂奔。7次伸手拦车被拒后,黎江终于遇到愿意信任他们的司机,“是辆长安车,司机停车听了我们的讲述后,决定搭我们一程。”大约半小时后,两人抵达板桥镇,告别时,舒俊拿出小本,记下了车牌号“贵CY5862”。

深夜11点,正当两人走到脚肿时,亮着灯光的农家乐出现在两人眼前,“我们硬着头皮点了肉,还喝了瓶啤酒,后来住进了标准间。”舒俊说,这一晚,他在忐忑中度过,难以想象天亮后,怎么给老板解释他们没钱。

黎江说,这趟4天3晚的旅途,开摩的的老左,是令他们感触最多的人,不仅是陌生人的援手,更因为老左的那份诚信和责任。9日深夜11:30,两人行至210国道72道拐,快累倒的黎江伸手拦了27辆车,都没有人停下来。此时,老左的摩托主动停在了路边,“你们两个,啷个睡在马路上?”听说其经历,老左招呼两人上车,二话没说,打了一通电话后,朝家的方向驶去,“老左家在山顶,单家独户,他们抵达时,已经有人拿着电筒,守在了路口。”舒俊说,等待的人,叫陈在右,43岁,是老左的邻居,两人是儿时的玩伴,丧妻后,老左收留了他。

舒俊和黎江谈好了每人30元的价格,在老左家住宿和吃饭,当晚,老左拿出了家里待客的好东西:烧腊和啤酒,陈在右从柜子里取出两床新铺盖,这是他刚从民政局领回的补助。次日清晨,老左拒绝收钱,并开摩的送两人去了当地凉风垭火车站。

“临走前,我们用老左的手机,给家里和公司各打了一个电话报平安。”挥别老左后,舒俊和黎江便进入站台,但20多分钟后,老左又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了车站,“他专门回来,是想告诉我们,家里人刚刚又给他手机来电话了,让我们尽快回去,员工该发工资了。”

看着喘起粗气的老左,黎江说,他眼睛湿了,第一次感动得想哭,“老左说,他答应了我家里人,把话带到,就一定要回来一趟,不管还能不能碰到我们。”

第三股正能量

时间:9日上午8点

地点:遵义板桥镇

旅店老板看了微博

借给他们100元

9日清晨,舒俊小心翼翼地把农家乐老板叫到身边,“对不起,我们没钱,但请相信我们,给一个账号,回到重庆后,一定如数奉还。”看着老板僵住的表情,两人极力表达诚意。很快,闻讯而来的老板儿子小李出来了:“你们没钱,怎么能住店呢?”舒俊将生存体验的由来和盘托出,小李半信半疑,有些犹豫,此时,看到他手中的苹果手机,舒俊立马反应了过来,“出发前,我发过微博。”

临行前的这条微博,彻底将局势扭转,小李登录账号,很快搜到了舒俊的微博。离开前,父子俩拿出100元钱和一张写有账号的纸,交给了舒俊,“小伙子,钱拿着,我们信你会还钱。”

10日下午4点,花了18元坐火车的两人抵达綦江,但接下来的行程,却不如想象的顺利,黎江说,“这一天,我们过得有点惨。”

从火车站走出,搭上一辆拉菜的顺风车,20分钟后到站,此时,想到接下来行程还需消耗的体力,两人不得不选择,在马路边睡了几个小时。

11日凌晨3点,一辆送货的农用车,一路颠簸将两人载到江津洛璜,接下来的6个小时,两人沿着铁路,徒步朝重庆菜园坝火车站方向前进,沿途,似乎变得轻松起来,回味4天3夜里的经历,他们说起了摩的司机老左、农家乐老板,还有那个送馒头的小姑娘……两人话语里,尝遍酸甜苦辣。

上午9点,熟悉的菜园坝火车站进入视线,舒俊和黎江的旅途宣告结束,“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松下来了,冲出火车站,我给了自己奖励。”黎江说,他花3块钱,给自己买了这一路上都想喝到的冰可乐。

在菜园坝分开时,两人身上余下102元,农家乐老板给的100元钱,他们坚持没有用掉,黎江说,揣着陌生人援手的这股力量,100元钱的价值,远远超过这张钞票本身的意义。

本版文/重庆晨报首席记者 王珊

难忘的旅程

时间:11日上午9点

地点:菜园坝火车站

终于回来了

买瓶可乐奖励自己

第四股正能量

遇到重庆老乡

想开车送他们回家

时间:9日中午1点

地点:遵义娄山关

揣着这100元,两人继续前进,“以前花钱没啥感觉,但这时,每一分钱都很珍贵。”舒俊说,途经一块菜地时,两人花了2元钱,到地里摘了几根黄瓜,用作午饭。

中午1点,顶着大太阳,两人徒步抵达娄山关景区,在景区门口,一辆牌照为渝GDO008的现代轿车上走下的人,是他们沿途碰到的第一批重庆老乡,听说舒俊是来生存体验的,车上的年轻人充满好奇,几番交谈下来,众人纷纷表示,“算了,坐我们的车回去,路上太苦了。”

“我俩商量了很久,决定放弃,继续未知的旅途。”下午2点,告别这车重庆人,舒俊说,他掏出小本,记下了车牌号,陌生人伸出的援手,令他感动。

工作服公司

工作服订制公司

工服订做价格

相关阅读